• 周一. 6 月 17th, 2024

化妆品护肤界的韩流为何止不住

admin

11 月 7, 2023 #流行彩妆

彩妆流行趋势_流行彩妆_彩妆流行趋势总结报告/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字 旗帜金融集团,作者 木木

近日,菲诗小铺(上海)化妆品销售有限公司被传被注销,与其关联的38家销售公司也全部被注销。 很多1995年以后出生的网友可能不知道,这个品牌十几年前就在中国创造了这么大的潮流。 事实上,Face Shop并不是近年来第一个在中国失败的韩国护肤品牌。 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这些曾经火爆的品牌黯然离去呢? 当年的“韩流”为何止不住?

公开资料显示,菲诗小铺(上海)化妆品销售有限公司成立于2010年8月,法定代表人为HONG SUNG HA,注册资本500万美元。 它由 LG Lifestyle & Health Co., Ltd. 全资拥有。如今,该公司因“公司合并或分立”而已注销。

尽管官方给出的取消理由是公司减资、合并或分立,但所有亲眼目睹了蓬勃“韩流”的消费者都对目前笼罩在韩国化妆品和护肤品牌上的“寒意”毫不怀疑。 个人经验。

The Face Shop成立于2003年,是韩国LG生活健康集团旗下热门化妆品品牌之一。 2006年,品牌开始试水中国市场,并于2008年正式登陆,在北京西单大悦城开设中国首家专卖店。 随后,Face Shop凭借天然护肤的品牌理念和“亲民”的价格定位,迅速受到都市年轻消费群体的青睐。 鼎盛时期,其在全国拥有350多家门店。 与Face Shop同命运的还有Etude House、Innisfree、Skincare等韩国护肤彩妆品牌。

韩流为何来袭?

当年,护肤彩妆界的“韩流”有多猛烈?

当时购买韩国产品的人甚至有自己的名字——“韩代”。 在首尔、济州岛等韩国热门旅游目的地,大大小小的护肤品店、免税店的“柜台小姐”几乎都要说几句普通话来应对涌入的中国消费者。

当年“韩流”为何突然席卷护肤彩妆行业?

这大概要从文艺界说起。 那些年,韩剧、韩国电影、韩国流行音乐风靡内地。 “80后”、“90后”群体中,没有几个人没看过韩剧。 《澡堂老板们》《我叫金三顺》深受家长喜爱,《浪漫满屋》《太阳的后裔》深受年轻人喜爱,《大长今》《请回答1988》《请回答1988》等《美人鱼先生》深受各个年龄段的欢迎。 》等热门剧,以及EXO、东方神起、Super Junio等顶级团体,将韩国娱乐圈的一大批帅哥美女带到了中国大陆。随着韩国影视音乐风靡中国,这些好看的明星开始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中国消费者的喜好,尤其是很多年轻女性,她们相信通过使用韩国的护肤品和化妆品,就能拥有像这些明星一样精致的脸蛋。

韩国女性在影视剧中使用的化妆品甚至被赋予了特殊的名称。 比如《想你》中的“想你色”口红、《木偶奇遇记》中的梦幻蜡笔口红、《来自星星的你》中的气垫粉、《太阳的后裔》中的兰芝口红等。 都成为了年轻女性争相购买的热门单品。 同时,这些品牌也深刻认识到“韩流”效应对中国年轻女性的深刻影响。 她们会选择在中国年轻女性中受欢迎的影视明星。 尤其是年轻男明星纷纷前来代言,比如飞石店的金秀贤、Insleeve的李敏镐、小牛的崔始源等。 而每逢情人节、妇女节、圣诞节等,商家往往将这些物品与韩国影视剧中美好浪漫的爱情联系在一起,吸引男性网友购买送给伴侣。

此外,这些韩国品牌的价格定位往往低于欧美品牌。 比如悦诗风吟的日常护肤套装一套售价在200元左右,一张面膜的价格甚至不到10元; 伊蒂之屋的彩妆品一般都在100元以内。 对于刚毕业、钱不多的大学生和年轻白领来说,韩妆既能满足他们追赶潮流的愿望,又不会透支钱包。 为什么不这样花钱呢?

就这样,几乎每一个进入中国市场的韩国化妆品品牌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席卷了护肤彩妆消费市场,一二线城市的商场和街头,大大小小的专卖店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 年轻的办公室白领和大学生也构成了这些品牌的主要消费群体。

韩国关税相关数据显示,2014年韩国化妆品对华出口额达6亿美元,同比增长89%,几乎占韩国化妆品出口总额的三分之一。

“韩流”消退,国潮崛起

按理说,这群十几年前培养出来的消费者,现在的购买力比当年要高很多。 当前年轻一代的消费群体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受到前者的影响。 为什么“韩流”现在追不上?

“成功由失败决定,失败由失败决定。” 韩国护肤化妆品的热潮源于“韩流”文化的兴起,也随着“韩流”的衰落而结束。

2016年“萨德事件”后,韩国影视剧在各大媒体平台被限制播放,大量韩国明星​​的商演也被取消。 “韩流”在内地遭遇“寒潮”,直接导致韩国护肤彩妆衰落。 品杰的产品承载效应已经不复存在。 2017年6月,韩国总部决定停止菲诗小铺单品牌店扩张,关闭广东公司,并入菲诗小铺上海公司。 同年12月,开始清算不良利润。 并制定逐步退出的计划。 2017年至2018年间,菲诗小铺上海公司共有38家关联公司被一起注销。 2018年,Face Shop所有品牌门店全部关闭。 当然,其他韩国品牌也有过与Face Shop类似的经历。

表面上看,“萨德事件”后韩流的突然结束,直接导致了韩国护肤、化妆品品牌在中国大陆的衰落,但仔细审视,市场趋势的变化其实有多重原因。

今年“3月8日”促销期间,国产品牌珀莱雅销量同比增长56%,香溢草本销量同比增长41%。 去年的“3.8妇女节”促销中,国产品牌也一马当先,珀莱雅、自然堂、百雀羚、大宝等品牌占据销量前十名中的6席。

近年来,护肤彩妆消费市场取代“韩流”的是“国潮”。

1995年以后出生的消费者,在弘扬民族自信心的背景下长大,不存在“崇洋媚外”的习惯。 他们显然对本土品牌更有信心。 从运动品牌安踏、李宁的崛起,到国产化妆品、护肤品的流行,这种国潮越来越受到年轻消费群体的青睐。 相关市场数据显示,过去几年,受疫情影响,国外高端护肤化妆品巨头在中国市场出现了较大下滑,而国产品牌下滑幅度较小,有的甚至还在增长。

如果欧美顶级高端奢侈品牌依然牢牢控制着自己的消费群体,那么因“韩流”而流行的平价韩系护肤彩妆产品显然更有可能被国货取代具有相似的消费群体。 据国家统计局统计,2020年,我国规模以上企业(单位)化妆品零售总额比2019年增长13.6%。2021年1月至11月,我国规模以上企业(单位)化妆品零售额我国规模以上企业(单位)实现3678.2亿元,同比增长19.6%。 另一份行业报告显示,在中高端市场,娇兰、迪奥(CD)、香奈儿、娇韵诗、兰蔻、雅诗兰黛等国际顶级品牌仍占据较大市场,而少数品牌仍占据较大市场。国内经典的国产品牌可以参与中高端市场的竞争。 在大众化妆品市场,本土品牌的比重越来越大。

消费市场被国货取代,是“韩流”追不上的另一个重要原因。

自我意识的觉醒,战胜盲目消费

还有一个不可忽视的原因——新一代女性自我意识的觉醒以及由此产生的理性消费趋势。

京东消费与产业发展研究院发布的《2022年中国女性消费报告》称,过去一年,护理品取代美妆品位居增长榜首。 在服装选择上,休闲、舒适也成为女性首要考虑的因素。 其中,T恤、帆布鞋、背包等单品引领服装品类增长。

不再过多注重外表,而是更加关注自我,不再被各种消费潮流和文化所胁迫,而是更加注重商品的实用性和功能性,关注个体真正的内心需求,这就是新一代女性的消费观。 他们较少受传统观念的束缚,拒绝让自己陷入外表焦虑、年龄焦虑的精神束缚中。

丁香博士曾经做过一项调查。 只有约30%的受访女性表示自己对年龄敏感,而70%的受访女性选择坦然接受,乐观看待衰老现象。

于是,越来越多的女性开始将化妆支出转向户外运动、文化娱乐等消费品,以提升自我、享受身心愉悦。 我们不应该疯狂购买化妆品和护肤品,而应该做出更加谨慎和理性的选择。

疯狂囤积各种颜色口红,攒半个月工资买一瓶海蓝之谜的行为已经不再被认可。 科学护肤、研究成分、注重性价比已成为年轻女性新的消费习惯。

今年3月8日购物节期间,彩妆巨头阿玛尼、BOBBI BROWN、植村秀的销售额同比均下降30%以上。 各大护肤品牌雅诗兰黛销售额同比下跌43%,海蓝之谜下跌47%,资生堂下跌57%,希思黎跌幅高达60%。 2022年,淘宝护肤彩妆销售额同比下降14.1%,其中护肤品下降10.6%,彩妆下降23%。

因此,护肤彩妆行业“韩流”衰落的原因是多方面的。 其中包括韩国文化影响力的减弱、民族时尚品牌的崛起以及新一代女性消费观的变化。 显然,笼罩在韩国护肤彩妆品牌头上的阴云短期内难以改变。 韩国品牌在国内市场的拓展或许不会像过去那么顺利。

如何与中国本土品牌竞争,如何迎合当下中国年轻女性的消费心态,如何彻底转变品牌研发、定位和营销策略,或许是韩国护肤彩妆品牌在走向成功之路上应该考虑的问题。在内地市场“重生”。